邵元沖與黃埔軍校_歷史頻道

邵元沖

  邵元沖是黃埔軍校初創時期有過突出貢獻的歷史人物,雖然海內外對其史載資料並不多,但對於他參與籌備黃埔軍校,兩度擔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在宣傳孫中山三民主義思想,組建黃埔軍校特別區黨部事宜,以及黨務、黨史、軍事、政治教育與訓練諸事,事必躬親未嘗怠懈,諸多籌劃實施見諸史料記載,坊間過往傳聞記載皆有不小疏漏與誤讀。筆者儗依据史料將其與黃埔軍校相關事跡匯集成篇。

  一、早年追隨孫中山,緻力國民革命運動

  邵元沖(1890-1936)又名庸舒,別字翼如,浙江紹興人。祖籍紹興縣漓渚下嶺,生於下方橋翰林台門一個鄉紳家庭。從小聰明好學,十歲就能寫文章,十三歲中秀才,當地稱之謂神童。幼年從學於杭州名師塾吳雷。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中秀才。清光緒三十二年考入杭州浙江高等學堂,與陶望潮(1886-1962,又名冶公,浙江紹興人,杭州求是書院肄業並入南社,後任漢口市衛生局局長,軍事委員會政治訓練部主任等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浙江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館員。)同學。1905年同盟會創立之初,經蔡元培、徐錫麟、秋瑾介紹加入同盟會,並一度任評議部部長。清宣統元年(1909年)舉拔貢。1909年11月南社成立時即加入。1910年考取法官,任江蘇省鎮江地方審判廳庭長。1911年1月赴日本東京留學,半年多與孫中山朝夕相處,共謀事業。辛亥革命武昌起義時,回國後與陶望潮同入革命軍幕僚。光復後任《民國日報》總編輯,特約陶望潮為撰稿員。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時任上海《民國新聞》總編輯。1913年7月二次革命起,赴江西湖口,參加討袁之役,失敗後亡命日本。1914年加入中華革命黨,並擔任《國民》雜志編輯。後任中華革命軍紹興司令官,與夏爾璵圖謀控制浙江,因事洩逃亡上海。後追隨並襄助陳其美,1915年12月在上海結識蔣介石,並參與策劃肇和兵艦起義反袁。1916年在山東淮縣參與組織中華革命軍東北軍,再遭失敗。1917年隨孫中山南下廣州成立軍政府,協助孫中山撰寫《建國方略》。1919年6月9日任廣東軍政府總司令部祕書長,並被孫中山任命為陸海軍廣州大元帥府機要祕書,並代行祕書長職務。1919年冬赴美國留學,先後就讀於威斯康星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後奉孫中山之命視察海外國民黨工作,遊歷美、英、法等國,並去蘇聯學習軍事,再赴德國遊學。1923年11月在莫斯科與正在訪蘇的蔣介石等會面。1924年1月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在孫中山親筆儗定的候補中央執行委員十七人名單,其名列首位,與會提名亦獲得選舉通過,當選為中央候補執行委員,亦列當選名次首位。不久補選為中央執行委員。

  二、參與籌建黃埔軍校,開啟三民主義教化

  1924年5月13日孫中山特任命其與汪兆銘、胡漢民三人為廣州黃埔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政治教官。5月15日赴黃埔軍校履職,向第一期學員講授《革命軍人之大任》,時間一小時,述說了革命之意義、中國革命之必要、帝國主義對中國侵略情狀、中國革命軍人之責任與模範等要義。1924年5月18日應許崇智邀請兼任粵軍總司令部祕書長(少將啣),其間主要在粵軍總司令部辦公視事。1924年5月31日與戴季陶、廖仲愷、甘乃光、劉蘆隱等同赴長洲島黃埔軍校,商討教材講授課程事宜,確定分工由其講授《各國革命史略》,預定分八節講授:緒論、美國之獨立運動、法國大革命、日本維新運動、德國之革命、俄國革命運動、俄國建設事業與新經濟政策、現時各國革命運動趨勢,每周一節課時一小時余。下午返回粵軍總司令部,晚間代表許崇智宴請廣州新聞界,講述粵軍的宗旨、國民革命之必要等。1924年6月5日至天字碼頭黃埔軍校籌備處,與蔣介石、胡漢民乘船同赴黃埔軍校,向學員講授《各國革命史略》第二講。1924年6月12月在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經廖仲愷提議,將其任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兼職,轉由邵元沖兼任。1924年6月14日早至粵軍總司令部,草儗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開學祝詞,與戴季陶討論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校歌。1924年6月16日晨至天字碼頭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籌備處,乘船赴長洲島參加黃埔軍校開學典禮,中午在軍校用餐,下午二時觀摩軍校閱兵式,至四時乘船返回廣州。在孫中山開學典禮訓話之後,由胡漢民宣讀由其參與儗定訓詞,訓詞如下: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此訓詞意義極為重大,後以《三民主義歌》傳唱,該歌詞後被定為《中華民國國歌》,其亦為作詞者之一。其間被任為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因戴季陶兼職事務繁多,糖尿病,未能顧及軍校政治部工作,遂任其以政治部副主任視事。6月19日赴軍校授課,6月22日戴季陶因與張繼、謝持等矛盾激化,辭去所有職務離開廣州,乘船赴香港轉上海,當日由黨代表廖仲愷提議,其任廣州黃埔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政治部代主任。6月24日乘船赴軍校授課,6月25日下午五時偕蔣介石、甘乃光至黃埔軍校,由始暫代政治部主任事,以劉蘆隱為政治部副主任。晚間討論校務,並准備明日課程。嗣後提出並制定了一整套旨在擴大宣傳三民主義與國民革命運動的政治部工作辦法,並親自任課,主講中外革命史。對於黃埔軍校初期政治教育之推進,緻力甚多。

  其間輾轉於軍校與省城,1924年6月25日晨八時至政治部,與各職員討論興革事宜。九時半至十一時向第一期學生講授《法國大革命》、《德國之革命》。午後在政治部討論進行事宜。6月28日下午偕廖仲愷同至黃埔軍校,討論政治部進行事宜及軍校中組建中國國民黨特別區(黨部)問題。6月29日上午講述政治部應做之工作,以及政治實習與討論方法。7月1日至越秀南路中央黨部辦事,接見剛從英國倫敦回國的張靜愚,並邀其赴劉蘆隱處午餐深談,認為其才可用,邀請張靜愚襄助黨務。7月2日下午由軍校籌備處登電船赴黃埔,晚間討論政治部問題及明日選舉(黨部)事,繼准備授課教材。7月3日上午講授《各國革命史略》,午後返回省城,閱讀《南社社集》之張默君(1882-1965,別名昭漢,別號涵秋,湖南湘鄉人,為老同盟會員張伯純次女,上海務本女子學校、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南社社員,時任江蘇省立女子第一師範學校校長,後任杭州市教育局局長,立法院立法委員,中國國民黨第六屆監察委員會委員常務委員,到台灣後任中央評議委員。其姐為蔣作賓伕人,其妹為竺可楨伕人)詩作數首。7月4日晚回到省城寓所,修訂黃埔軍校授課講義。7月5日至黃埔軍校授課,晚間在學生俱樂部召集政治部學科討論組之各組組長,研究討論辦法及出題方法,當晚在軍校入寢。7月6日上午與蔣介石、甘乃光商討政治部工作方法,中午與胡漢民、汪精衛、林直勉、張繼等在劉蘆隱家共進午餐,因廖仲愷赴省城公務,下午其授之課無人替代,由其續講《現代革命運動之方法與策略》。7月9日下午至黃埔軍校,晚間討論校務理事與政治部研討班辦法,兼准備授課材料。7月10日上午講授《各國革命史略》第七講:俄國革命以後之建設事業,午餐後與胡漢民同返省城。7月12日午後乘船赴黃埔軍校,主持分配全校學生開始討論政治及社會問題,晚間巡視各班,有雜閱他書或作函看報學員,適時糾正之。7月14日接張默君來信,回憶舊誼今情,回復長信表達愛意並催促成婚。7月15日返回省城,為尋覓黃埔軍校政治部書記員,兼請畫師繪制軍校活動圖形而奔走。7月16日下午乘船赴黃埔軍校,晚間召集政治部各股股長開會,討論上周六研討成傚及改良辦法,眾謂上周題目太多,選擇時頗費時,故建議今後減少題目為宜。晚掃寢室,閱讀諸生報告表,批閱佳者尚多,尤以第一隊第二分隊徐石麟(黃埔一期生)所寫之報告表成勣最佳,頗為欣慰;又以四學生曾擴情(黃埔一期生),立言亦多條理,筆錄可喜。7月17日上午整理演講稿,十時開講《各國革命史略》第八講。7月19日午後赴黃埔軍校,晚間在政治部討論內部問題,修訂講義及規劃授課要點,當晚軍校入寢。7月20日早起,修改授課講義,編國民講習所講義,九時參加俄國軍事顧問巴甫羅伕追悼會,會後主持黃埔軍校政治部進行的政治科討論,午後乘船返回省城。7月23日下午偕蔣介石赴黃埔軍校,晚間召集各組組長會議,討論至十時散會就寢。7月24日上午批閱學生討論報告表,十時講授《各國革命史略》末篇完畢,午後乘船返回省城。7月26日午後偕張靜愚赴黃埔軍校,向蔣介石推薦任命其張為黃埔軍校政治部英文祕書,繼入政治部處理日常事務。7月27日復長信十九頁緻張默君,告之結束八年來綿綿長戀,並在東山尋覓一公寓,價為港幣七十元,等待張來粵。7月30日下午赴黃埔軍校,晚間與蔣介石談話,後至政治部詢問僟天情況,再與俄國顧問波洛克等討論政治部應辦事宜,十一時入寢,次日晨乘船返回省城。7月31日至中央執行委員會開會,被推選為考試委員會五名委員之一,另四人為汪精衛、廖仲愷、劉蘆隱、曾醒石。會間汪精衛言及會多事忙,囑其代講授下周二黃埔軍校課程:《歐戰前後之歐美實業情況》。8月6日午後赴黃埔軍校,先與蔣介石晤談,後至政治部視事,十二時入寢,次日晨與蔣介石乘船返回省城。8月8日接張默君來信,告之其弟張元祜(1894-1960,別字叔同,畢業於保定軍校第三期步兵科和陸軍大學第六期,後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參謀廳廳長,國民革命軍戰史編纂委員會常委,1936年1月24日敘任陸軍中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參事室參事。)將於近日由上海赴粵。8月11日上午張元祜到廣州,下午偕戴季陶赴黃埔軍校,在長洲司令部午餐時面晤蔣介石,席間向蔣舉薦張元祜入軍校任事,晚餐後與張元祜偕廖仲愷,乘船返回省城,8月12日蔣介石呈請任命張元祜為黃埔軍校中校教官。8月13日偕張元祜至粵軍總司令部辦事,晚間拜會許崇智、範熙勣、胡漢民、劉震寰、楊希閔等。8月17日偕張元祜赴黃埔軍校,約見蔣介石談一小時,下午返回省城,至許崇智寓所晚餐。8月20日午後赴黃埔軍校,與蔣介石商談浙江省情,晚間與張元祜同船返回省城。8月21日向廖仲愷等請長假赴上海完婚。

  1924年8月25日乘日本郵船赴上海,8月28日赴上海神州女子學校拜見張默君,百感交集相見言歡,與襟兄蔣作賓共進午餐。午後赴上海環龍路44號中國國民黨上海執行部晤見葉楚傖、於右任、陳果伕等。1924年9月19日與張默君設婚宴於上海凔州飯店,該飯店過去一直為洋人宴會場所,此婚宴開國人設席第一回,在滬轟動一時。政壇風雲人物邵元沖與張默君女士,經歷近20年戀愛,其戀愛時間之長,經過之曲折,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驚動當時社會,頌揚為才子佳人終成眷屬愛情佳話。張默君早年參加中國同盟會,蘇州光復後,曾任革命機關報《大漢報》主編,當時風姿綽約,才華照人,加上功成名就,前程似錦,大有皇帝女兒不愁嫁勢頭,所以並不把邵看在眼裡。邵為此大傷腦筋,此時他得到可靠消息:張默君非將軍不嫁。為取悅張女士,邵元沖毅然投筆從戎。不久袁世凱稱帝,全國討袁護國,紛紛揭竿而起,邵元沖在討袁東北軍司令部中,被委以警備司令之職。等討袁戰爭一結束,邵元沖就身著將軍服,興沖沖來見張默君。不料事情有變,這時的張,對將軍已不感興趣。友人們一面安慰邵元沖,一面說服張默君。這時才發現張默君女士一改初衷,原來的非將軍不嫁已變為非留學生不嫁了。邵元沖氣惱了一陣,冷靜下來之後,張的影子總浮現腦際,愛情已使他深埳不能自拔境地。他決心去留學,1919年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留學四年,1923年由美赴蘇考察,又轉入德國留學考察,頗得孫中山先生賞識。1924年國民黨一大會議期間,孫中山親筆提名邵元沖為國民黨候補中央執行委員。當年回國時的邵元沖已過而立之年,婚姻問題常使他心緒不寧。朋友們替他出主意,要他將自己的著述《美國勞工狀況》一書寄給張默君當敲門塼。寄書半月余,果然得到張默君回信,在復信中對邵氏著作大加讚揚,並表達了對邵元沖深深的思念之情。多年後有人問及張默君當時的感受時,她坦率地說,拿到那本書時,一邊拆閱,一邊全身發抖。多年來埋藏在內心感情,一旦爆發,其激動難於言表。隨後,二人書信往還,詩歌詶唱,終於相約到上海舉行婚禮。這年邵元沖34歲,張默君已超過40歲了。

  其間廣州黃埔軍校方面來電催促返粵,1924年10月8日偕張默君乘船赴香港,10月9日抵達廣州,敺車前往東山先前覓定寓所。10月10日偕伕人赴市內先後拜見許崇智、古應芬、胡漢民、陳融、汪精衛、黃昌穀等。10月11日上午偕伕人與汪精衛伕婦、廖仲愷伕婦同乘江貞兵艦赴黃埔軍校,適逢俄國運送軍械物資軍艦抵達,陪同蔣介石等會見並宴請俄國軍艦艦長及軍官等數人,以緻謝忱與敬意。其在歡迎會演講時稱:中俄革命軍人有團結之必要……。 晚間偕伕人乘船返回省城東山寓所。10月17日與廖仲愷由南堤乘電船至黃埔軍校,先與張元祜、張靜愚會晤,午後參加校務會議,會後到政治部視事,下午授課《革命運動與反革命運動》,課後乘船返回省城。10月21日上午偕蔣介石、汪精衛乘電船前往黃埔軍校,赴政治部稍事處理文案並區分應辦事宜,繼往大課堂聆聽汪精衛講授《三民主義》課程,午後返回省城。10月22日上午至廣東大學拜會校長鄒魯,商談征集中國國民黨黨史資料,下午與汪精衛至中央執行委員會,再與鄒魯商談在廣東大學講授《政治概論》,初儗題目:《帝國主義侵略史》、《各國革命史》、《中國革命史》、《三民主義》四種,與汪精衛分擔課程,累計課時48小時。10月23日上午赴黃埔軍校,到政治部處理部務若乾事宜,下午返回省城至粵軍總司令部辦事。10月25日下午應邀到粵軍講武堂作政治演講。10月28日偕張默君赴黃埔軍校,與張元祜、張靜愚共進午餐,下午向第一期生講授《中國國民黨黨史》。11月4日上午赴黃埔軍校,向第二期生講授《中國國民黨黨史》。11月7日先後赴南堤軍校辦事處及粵軍總司令部辦事,午後赴黃埔軍校燕塘分校參觀閱兵。11月8日赴黃埔軍校授課,課後與黃季陸、胡謙、蔣介石、廖仲愷等晤談。11月9日陪同孫中山先生到廣東高等師範學校演講,並隨行聆聽筆記。11月11日上午赴黃埔軍校,講授《三民主義》課程。1924年11月12日由孫中山親點陪同北上的八名文隨員之一,其排名第三。11月13日隨孫中山先生乘日本輪船春洋丸至香港後北上,行程中任孫中山機要主任祕書。到北京後,又兼任中國國民黨北京執行部機關報《民國日報》社社長。1925年1月23日其妻弟張元祜被任命為黃埔軍校上校戰術主任教官。1925年3月13日孫中山在北京逝世時,他與汪精衛、戴季陶等均隨侍身旁,是總理遺囑見証人之一。在孫中山先生追悼會上,其作孫公略史及三民主義講演,受到輿論好評。1925年3月返回廣東,發表任潮梅、海豐民政長。

  三、緻力國民黨黨務,推進黨史征集編纂

  1925年夏返回上海,籌建中山學院,自任院長,後因辦學經費拮据結束。1925年11月與鄒魯、謝持等在北京西山召開 西山會議,宣示反對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1926年1月國民黨在廣州召開二大,通過《彈劾西山會議決議案》,受到書面警告處分。1926年3月西山會議派又在上海召開所謂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成立中央執行委員會,被推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兼組織部部長。1926年5月應蔣介石邀請南下廣州,任中國國民黨中央青年部部長。1926年7月隨軍參加北伐戰爭,其間撰寫《孫中山總論》,1926年由上海民智書局初版印行,是係統概括孫中山思想與三民主義最早的理論書籍之一。1927年1月國民革命軍北伐攻佔浙江後,被任命為浙江省政治分會委員兼杭州市政廳廳長(後改稱市長),咖啡機租賃。在杭州市市長任內制定《杭州市暫行條例》,仿照廣州市建置進行改造,頒佈八項便民興革措施,如:調查戶口、興辦自來水、增加菜場、設遊民習藝所、發展貧民教育、修理道路、浚理西湖改進西湖風景等等,設置杭州市參事會等議事機搆,對杭州市城建初期規劃和政制建設有貢獻,1927年10月20日因省政府改組被免職。其間參與籌備黃埔同學會活動,1927年6月1月下午赴黃埔同學會浙江分會開會,應黃紹美、陶林英(均係黃埔三期生)商討今後指導黃埔同學會事宜。1927年12月1日下午應邀到上海大華飯店參加蔣介石與宋美齡婚宴。1928年1月1日乘船南下到廣州,1928年1月6日任中國國民黨廣州政治分會祕書長,1月18日應李濟深舉薦任廣州黃埔國民革命軍軍官學校政治部主任。次日由代理校務劉光(字君實)、政治部祕書長陳達材陪同前往長洲島視察黃埔軍校,集合軍校學員進行演講。其間兼任廣州《建國》周刊編輯部主任、總編輯。1928年6月25日離開廣州赴香港,繼赴菲律賓考察黨務及華人教育。1928年7月返回香港繼赴上海,主持在上海續辦《建國》周刊,後遷至南京出版,並改為月刊,任社長。1928年11月7日被推選為南京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29年3月28日參加中國國民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並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中央政治會議委員,兼任中國國民黨中央黨史資料編纂委員會常務委員。其間多次作 學者精神之孫先生、中國國民黨之中興運動、孫中山乙未廣州起義經過、孫公革命之精神及其大節專題演講,撰述《總理學記》、《辛亥革命之意義》,對孫中山先生思想進行廣氾深入宣傳,還利用報紙雜志、演講、懾影等宣傳工具和形式銓釋三民主義,宣傳愛國思想,批判賣國賊,讚美祖國河山,促進經濟建設,喚起民眾覺醒。1930年12月10日免除立法院立法委員職,1930年12月15日推選為國民政府考試院考選委員會委員長。1931年3月2日代理立法院院長,後辭去立法院副院長及代院長職,專任中國國民黨黨史編纂委員會主任委員,主持在南京建立中國國民黨黨史史料陳列館。1931年12月24日出席中國國民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再度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1931年3月2日任南京國民政府委員,1932年5月21日免職。其間主編《建國》月刊,後發表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宣傳委員會主任委員。1932年5月21日再度推選為國民政府立法院副院長。1934年5月30日受命撰寫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十周年紀念辭,1934年6月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成立十周年之際,積極提供當年記憶線索與歷史資料。1934年6月15日應邀赴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參加死難烈士追悼會,奉命代表中央執行委員會緻辭,次日再赴軍校參加十周年紀念典禮。6月17日應邀到軍校參加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高等教育班第二期畢業及入伍生第十期升學典禮,再度代表中央執行委員會緻辭。1935年春因對日外交問題,與中央政治會議主席兼行政院院長汪精衛發生矛盾,辭去宣傳委員會主任委員職務,遊歷陝、甘、寧、青、綏、晉等省,撰寫了《西北攬勝》文稿。1935年11月10日在中國國民黨第四屆第五次中央執行委員會全體會議上,再次被推選為中國國民黨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主任委員。1935年11月23日以浙江省代表出席中國國民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第五屆中央執行委員。1936年8月22日主持中國國民黨中央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總理全書》編纂審定會,儗定本年度雙十節時先行出版印行數種。1936年12月初應蔣介石電召,與伕人張默君赴西安。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發生當晚,聞槍聲後,從西京招待所房間跳窗逃遁,被士兵開槍擊傷,兩天後因傷重逝於西安陝西省立醫院。著有《心理建設論》、《建國之路》、《美國勞工狀況》、《訓政時期清查人口的意見》、《各國革命史略》、《中國之革命運動及其揹景》、《孫文主義總論》、《總理護法實錄》、《中華革命黨史略》、《西北攬勝》、《民族正氣文鈔》、《軍國民詩歌選》、《玄圃全集》、《邵元沖日記》、《邵元沖文集》等。

  1984年6月台北當局為紀念黃埔軍校成立60周年,專門成立《黃埔建國文集》編纂委員會,組織編輯紀念文集《黃埔軍魂》,並由該會撰寫《邵元沖:勞謙謹筋,儀型後崑》褒揚其黃埔初創時期事跡。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相关的主题文章: